“我听说闻氏服装厂的衣服在京城很受欢迎,几个国营大商场都有货,只要把这个谈下来,不愁服装店的生意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款款而谈,一听就知道这不是她临时想出来的,肯定是反复思考琢磨了许久,才有的结论。

    唐如月最是高兴,看到小妹在众人面前也款款而谈的模样,心中莫名涌出一股自豪,“你说得对,跟闻氏服装厂合作,生意肯定不会差,最近我听好几个夫人都谈论闻氏服装厂,说是那里的裁缝都是老师傅,而且还有那个什么……什么设计师!特别时髦,特别时尚!”

    “我这几天也是听说了一些,很多人都非常喜欢茹沐的衣服,现在天气已经转凉了,很多客人都铆足了劲等着秋装上呢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方面,唐如星也是做了一些调查的,不然,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开口说是要开服装店。

    姜涛还是有些不放心,“会不会有些水土不服?毕竟我们在京城商店经营的好,到了沪市就不行,也有可能在沪市做的好的服装,到京城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唐如星继续说道,“这个应该不会,我问过几个相熟的夫人,京城好几个国营商场做的还都不错,人家能卖得好,我相信,我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还担心姜涛反对,又说道,“不然我们可以先在商店旁边租一个小门市,小小的卖一下,不搞那么大的地方,如果卖得好,我们再考虑扩大,这样就算是卖得不好,损失的也就是一些租金,进的货我们可以低价处理。”

    姜涛看她已经想好了,而且准备的也算是全乎,自己目前来说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,也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唐如星很高兴,斗志昂扬,铆足了劲儿准备大干一场,一定不能被赵月比下去!

    可是,她万万没有想到,在一步,她就遇到了障碍。

    一开始她跟服装厂接触的时候,对面的反应很好,态度也很温和。

    原本,唐如星认为,货源是肯定没有问题的,有了货源,就剩店面的问题了。她亲自回了京城,顺便把已经五岁的儿子送回去给老人带,她要一心忙事业了。

    她兴冲冲的找店面,重新装修,动作搞的不是一般的大,圈子里很多人都知道了她要做生意,要开始卖服装。

    一些全职在家的夫人有些人羡慕,有些人佩服,也有些心里冒酸水的。

    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,唐如星在太太圈里也是大大出了一把风头。

    唐如星是小三上位,因为这件事情,很多人多看不起她。

    虽然她费劲了心思打进了太太圈,不过,在圈子里也不是十分受关注,属于那种经常被边缘化的人。

    还是有很多人在心理案子鄙夷她的,一些丈夫厉害的太太,连一个正眼都不给她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知道丈夫在外面养着女人的太太,对她的印象就更加差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切都在这一个星期内改变了!

    唐如星十分享受这样的状态。心里暗自觉得,开服装店这个决定真的是太正确了。

    她更加坚定了一定要把这个服装店搞起来,一定要让大家对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为此,她做了很多努力,做了很多调查,甚至投入了一些自己的私房钱,也算是大出血了。

    就在京城这边的店面装修完毕,只欠东风的时候,她重新回到了沪市,准备亲自去服装厂拿货的时候,变故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亲自到了闻氏服装厂,跟当天同她沟通的工作人员见了面,但是,对方竟然跟她说,缺货,而且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货。

    唐如星脑子有些懵,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,送上门的钱不要的生意人。

    负责服装厂的日常管理的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师傅,也是在闻家工作的老人,是生意场上的老狐狸了。

    这人还是闻仁看女儿开学了,不想女儿记挂厂子里的事情,给她派来的负责管理的。

    闻仁也是费了心思,他担心女儿经验尚浅,在商场上被一些老狐狸坑了,所以,给女儿同样送了一个老狐狸。

    唐如星再有手腕,再有心机,那也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商场新人,商场上有很多坑,她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对上厂长,没有半点战斗力,至极就被忽悠会去了。

    厂长送走了唐如星,立刻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闻茹。

    原本这件事情闻茹是不知道的,她虽然关心厂子里的生产和销售,但是也都是把关大方向,注重的是几个尤其大的供应商。

    对于,一些零星的小订单,她根本没有功夫在意。

    整个服装厂,她唯一在意的就是茹沐这个品牌,这是用她和姜沐的名字命名的品牌,更是她事业的开端,她那叫一个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她最关心的茹沐的销售情况,只有销量好,茹沐的名声才会更加响亮,才会有更多的人认可茹沐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茹沐的订购名单上有唐如星的时候,二话没说,立刻让负责管理厂子的人砍掉这个人,并且表明,服装厂以后都不做唐家和姜涛的生意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也是疑惑,为什么送上门的生意不做,但是,他对自己的身份有很明确的认识,他就是暂时管理厂子的日常事物的,他并不是厂长,没有任何权利做任何决定。

    接到闻茹的命令之后,他立刻就把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,等到唐如星亲自到服装厂的时候,他直接拒绝,没有留任何的余地。

    唐如星一离开服装厂,他立刻将事情汇报给了闻茹。

    闻茹迫不及待的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姜沐。

    正在练习琢玉的姜沐听到这个消息,挑了挑眉头,“虽然我不喜欢这个唐如星,但是,我不得不承认,她的眼光是真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吗?我怎么不觉得?能看上姜涛那种禽兽,这算什么好眼光?”闻茹持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姜沐低声笑了起来,“你看看,市面上这么多服装厂,大大小小叫的出口的品牌也有好几个,可是,她单单看上了茹沐,这还不能证明她的眼光好吗?”

    闻茹一听,笑着认同,“你们最近小心些,虽然我让厂子那边拒绝跟她合作,但是,这个女人心机深沉,你要小心一些,可千万不要被她算计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我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一个对手。”而唐如星她这的呢是太了解了,前世,这个女人的手腕她可是不知道体会了多少次,自然不会轻视她。

    两人结束通话后,姜沐背上了一个黑色双肩包,去了老街,她联系琢玉的低品质的翡翠已经没有了,她得去补货了,当稍探听一下唐如星的计划!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